东营 | 小初高一对一文化课辅导

image

phoness
更新时间

上海市政府近日发布《上海市新一轮服务业扩大开放若干措施》,第6条明确提出:推进医疗科技领域的项目合作和取消外资准入限制,争取允许外商投资人体干细胞、基因诊断与治疗技术开发和应用。

这并非上海首次鼓励细胞治疗、干细胞治疗和基因检测等产品的开发。2018年7月,上海市政府发文,明确提出要推动新型个体化生物治疗产品标准化规范化应用,打造免疫细胞治疗、干细胞治疗和基因检测产业集群;支持医疗机构开展基因检测服务,把临床需求确切、成本效益高的基因检测项目纳入医保支付目录。

“从基因检测到基因诊断与治疗,说明伴随基因技术的发展,包括决策层面在内,对基因技术的认识越来越深入。”上海某生物公司首席执行官李怡平认为,允许外商投资人体干细胞、基因诊断与治疗技术开发和应用,会带来与之相关的人才、经验。从长远来讲,病人将最终受益,也将有利于整个国家生物技术蓬勃发展。

那么,基因治疗的原理是什么?与常规治疗方法相比有何不同?它是否预示着新医学革命的到来?

经历螺旋式发展后逐渐走出困境

何为基因治疗?李怡平解释,简单地说,是将外源性的正常基因或有治疗作用的基因通过一定方式导入人体靶细胞,以纠正基因的缺陷,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生物医学技术。

与一般意义上的疾病治疗方法不同,基因治疗针对的是疾病的根源——异常突变的基因本身。

基因治疗的靶细胞主要分为两大类:体细胞和生殖细胞。生殖细胞的基因治疗涉及问题较多,技术也较复杂。如今开展的基因治疗只限于体细胞。所谓体细胞基因治疗,是将正常基因转移到体细胞,使之表达基因产物,以达到治疗目的。这种方法的理想措施是将外源正常基因导入靶体细胞内特定基因,用健康的基因精准替换异常的基因,使其发挥治疗作用。

基因治疗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1963年,经历了螺旋式发展过程,进入21世纪以来,开始逐渐走出困境。

李怡平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目前体细胞基因治疗中,最热的是CAR-T细胞疗法。“这是全球近5年迅速发展的技术之一,也是目前最前沿的生物科学技术。”

CAR-T细胞疗法,全称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与传统的手术、放射、药物等经典肿瘤治疗手段相比,其特殊之处在于利用患者自身免疫系统治疗,而非利用外来药物攻击癌细胞。

在CAR-T细胞疗法中,专业人员从患者血液内分离出部分T细胞后,通过基因技术等对T细胞实行改造,使其能够特异性识别肿瘤细胞抗原的CAR-T细胞,并将信号传入胞内激活T细胞,让T细胞扩增并靶向杀伤肿瘤细胞的作用。CAR-T细胞经体外扩增,再被回输到患者体内,实现精准打击。

“形象地说,是通过基因改造后,给T细胞装了个‘核弹头’,专门识别肿瘤细胞。”李怡平说,理论上,只要找到合适靶点,该疗法对大部分类型癌症都有效,并可对癌细胞的变化迅速作出反应。

2012年4月,美国女孩艾米丽(Emily)在经历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两次复发后,命悬一线。但她的父母并没有放弃,找到了费城儿童医院,加入了诺华的一个Ⅰ期临床项目(CTL019),并成为第一个细胞免疫疗法治愈的白血病患儿。

据媒体报道,为她治疗的宾夕法尼亚大学细胞免疫疗法中心主任卡尔·朱恩博士曾表示:“当时我们非常怀疑培养的T细胞能否对抗她体内的白血病癌细胞。”但治疗至今,艾米丽体内已经持续未检测到癌细胞了。

从绝望到希望,在接受了CAR-T细胞治疗之后,艾米丽重获新生,她的一家也成为明星。

需要更多拥有专业背景的转化人才

近几年,基因疗法越来越热,并被不少人认为给传统治疗手段无法触及的疾病提供了新选择。

自2016年以来,欧盟和美国药监部门已经批准了6款基因疗法产品,其中包括治疗B细胞血癌的两款CAR-T细胞疗法,和4款治疗严重单基因遗传病的基因疗法。如今,超过800种细胞和基因疗法项目处于临床开发阶段。

据美国临床试验数据库网站的资料显示,全球现有至少200个与CAR-T疗法相关的临床研究项目,其中不乏辉瑞、诺华、罗氏等全球知名制药公司的身影。相关咨询机构预计,2019年至2028年间市场规模将呈指数增长,复合年增长率为46.1%,未来的市场空间预计在350亿美元到1000亿美元之间。

与这种研发热度相对应的是,我国相关监管部门也出台各项政策鼓励和支持这类产品的开发。

“美国约有20个实验室在最前沿领域进行富有创造性的研发,在我国这样水平的实验室可能只有1—2个,大部分实验室开展的多是重复性研发。”李怡平认为,与国外相比,国内外在实验室层面的探索性差异并不太大,二者的最大差距体现在产业化。“产业化最重要的体现是结果能重复,这需要投入大量资源。国外经历了化学药物开发过程,愿意花大量的资金用于成果转化,开展毒性、动物实验、工艺开发等方面的验证。国外多是工业界懂细胞知识的转化人才,我国更多的是教授博士后在从事这项工作。”

现有税则影响生物医药研发用品进口

但CAR-T细胞治疗也并非完美,病人接受CAR-T细胞治疗面临一个巨大的临床风险——细胞因子风暴,也叫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临床表现是病人高烧不退,如果不控制好,极有可能救不过来。正因如此,CAR-T的最后关键一步是严密监护病人。

李怡平告诉记者,个性化疗法中,一个患者即为一个生产批次,目前公司虽然生产的批次号不算多,每月最多十几个患者的批次,却投入了三四百万美元做信息管理系统,这亦是为商业化生产后的软件对接奠定基础。

“鲜有几个公司愿意这么投。”李怡平同时强调,“做药的要有敬畏心理,要有科学的态度。风险和获益应该有个考量和比较,不能只有受益没有风险,一定要掌握好度。创新有风险但如何把控好,这也体现了管理者的智慧。”

为包含基因治疗在内的整个生物医药产业营造优良的生态环境,上海市在创新措施第24条提出:将探索建立生物医药企业研发用生物材料便捷通关常态工作机制,采用综合评估方式分类管理,制定研发用生物材料便捷通关措施,帮助企业解决研发用生物材料的涉证通关问题,提升生物材料的通关便利化水平。

对此,上海科创中心海关关长詹庆华说,上海海关已在多方面做好准备,并在张江跨境科创监管服务中心设立了全国首个促进科创中心建设的专门机构。但我国税则中没有将科创研发进口生物医药特殊物品与一般贸易进口生物医药特殊物品加以区分,影响生物医药研发企业研发用物品的进口通关。他呼吁,国务院税则委员会应推进研发用物品的简化归类,并借鉴国际先进做法,在确保国门生物安全的前提下,尽快形成协同创新机制,明确职责界限,优化前置审批,强化后续监管,进一步提升通关效能,共同打造优良的营商环境。